“看着吧,你现在目睹的,是草原上一个新的传说,不,现在还不是传说,应该说,是一位雄主的崛起。过不了几天,沙勒部的乌维尔,这个名字就会像野火一样在草原上蔓延,所有听到这个名字的人,都只有毁灭和臣服这两条路可以走。”灰袍巫师站在离沙勒部一段距离外的小丘上,对身边的巴图说道。他的手正放在巴图的肩膀上,这样后者就能通过他的眼睛看清黑暗中正在发生什么。

  阿塔兰忒的视觉在黑暗中比法师和借着法师双眼观看的巴图更好,她能更清楚的看到沙勒部正发生着什么,她甚至能看到在弯刀刺进蒙皮者皮肉中的时候,乌维尔脸上露出的那抹莫名的笑容。而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惊讶到说不出话。沙勒部的头人展现出的力量与能力,都已经超出了她对那个人的认知,某种程度上也超出了她对于人的认知。

  “很惊讶吗?”起司显然注意到了女剑士颤抖的双手和无疑是张开的嘴,所以他的问题只是要引起阿塔的注意,“没什么好惊讶的。乌维尔确实和某些存在做了交易,获得了他本不具备的力量。只不过这力量其实没有你,也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强大。他能够这么轻易的战胜蒙皮者,主要是因为那个蒙皮者根本就是要被他杀死的靶子。我说的对吗,公牛先生?”

  “米诺陶,我希望你这么称呼我。虽然我估计不会再以公牛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但我希望你这么称呼我。”三人背后的夜幕中走出巨大的黑色身影。那是具有人和牛两种生物特征的怪物,也是在昨晚的雾中和紫杉人扭打在一起的蒙皮者。巴图想要转头,却被起司强硬的按住脑袋,对于这个水羚部的男孩来说,有些东西还是不要亲眼所见为好。而阿塔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她自然的回过头去,接着被眼前看到的东西吓的两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硕大的牛眼眨了眨,在从鼻子里喷出两股热气后就从女孩身上移开了目光。

  “你在带着两个累赘前进,灰袍人。昨晚那个拿着斧头的战士呢?他放弃保护你了吗?”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苍狮的骑士没有其他优点,硬要说的话,就是他们和他们所信奉的信条一样顽固。我的骑士,没那么容易退场。倒是你,从刚刚的情况来看,你们的同类之间关系可不太好。那家伙只是被捅了一刀而已,周围的伙伴就迫不及待的把他给吃了。这不禁让我怀疑,你回到他们中时他们的反应。”起司冷笑着瞥了一眼走到他身旁的黑影。

  牛头怪,确实还是昨晚的牛头怪。只是它看起来的样子不太好,原本黑亮的毛皮变的黯淡,上面布满细小的裂口,从里面裸露出来的是介于腐烂和腐烂之间的令人作呕的组织。除此之外,那两根牛角也已经被折断了一根,胸口上更是有一处深陷进去的伤口,带有恶臭气味的液体从那个看上去是被长矛类武器捅出来的缺口中缓缓涌出,顺着胸口流到地上。这才是让阿塔吓到腿软的真正原因,现在的米诺陶,完全就是一副死后又站起来的行尸模样,哪里还有昨天那种纯粹的暴力之美。

  “呼!”牛头怪的鼻子里再次喷出热气,它看向沙勒部的方向,“除了阳光,没东西能杀死我。”

  起司的右眼略微眯了一下,他在衡量对方这句话的份量。不过不管蒙皮者的话用词多么的准确,语气又多么的肯定,法师也都清楚这只是夸张的说法。可,夸张的说法并不是没有意义,至少从对方的口吻来判断,那些聚集在沙勒部之外的蒙皮者,恐怕真的没法对他造成威胁。这就很有趣了,按照起司的认知,蒙皮者之间的强弱是很微妙的,他们相互之间的争斗很少展开,这主要是因为其中涉及到一个让外人无法回答的问题,矛和盾的问题。

  就如之前曾经提到过的,传说中蒙皮者的外皮只会被太阳所灼烧,这就让它们变的有恃无恐,因此在战斗的风格上大部分蒙皮者也都偏向于利用无可比拟的力量和坚硬的身体来碾压对手。而现在的问题是,当两个这样的存在要展开战斗,它们之间要如何决出胜负?就起司所知,同样的问题往往也会发生在血族之间,而血族也因此构建起了极为严密的社会体系,同族,尤其是同等级吸血鬼间的矛盾不允许以暴力的手段解决,必须上报给更高级的血族进行裁决。蒙皮者显然不像血族这样有着高度的组织化,因此法师十分好奇它们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什么。它们总不可能是像乌维尔那样试图找到对方毛皮上的缝隙进行攻击吧?这实在和蒙皮者野蛮的风格不符。

  “那我就理解成你回到它们身边后很快就能重新掌握话语权吧,这也不枉我站在这里和你浪费这么多的口舌。”

  “伶牙俐齿并不总能帮到你,巫师。”牛头怪身上的皮毛在说话间缓慢的复原,那些可怖的伤口已经比刚出现时好上了很多。

  “我也没指望这它每次都有效,你得知道,光靠伶牙俐齿,我可没办法把你从紫杉人身边拉出来。”法师示威性的晃了晃他的木杖,确实,如果没有他的话,米诺陶现在还会被困在昨晚的那片雾中被迫和紫杉人作战。而从它刚刚的状况来看,在持续作战能力上,紫杉人显然要比蒙皮者技高一筹。

  “你救我,是因为利益。交易,我会履行。下一次,我会把你的皮剥下来。”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的蒙皮者说完就低下身子,迈开沉重的脚步化身让大地震颤的怪影从小丘上飞奔而下。很快就冲到了远方,看那个速度,要不了多久它就能去到沙勒部那里。

  “你救了它?为什么!”阿塔兰忒从起司和蒙皮者的三言两语中得到了令她费解的信息,当牛头怪走远后,她立刻质问起来。

  法师没有立刻回答,他瞥了女剑士一眼,然后说了些令后者听不懂的话,“当两股力量不能达到平衡的时候,引入第三股力量就能让局势稳定下来。至少暂时如此。但是,第四股势力的出现就会让稳定的局势陷入混乱,所以你得向我保证,那些紫杉人不会再出现,阿塔兰忒小姐。”

  (//)

  :。:

欢迎大家访问:榴莲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35novel.com/book/2851/896/